奸情

时间:2016-05-24 15:54

.
  
            
从北狐市被贬到卧龙镇,是我最落寞的时候。
  美其名曰开发市场。公司最新生产的药是治疗癌症的,严格意义上来讲,可以说不属于药品——因为批号是「健」字的,代表的意思是这玩意儿只能算保健品。
  这个叫卧龙镇的地方,很小,大约三百几十户人家,隶属北狐郊县,坐落在群山中间,是这个郊县北部最偏远贫困的乡镇。再往里面去,还有更多的山,和零星分布的邻片辖区。我之所以挑选这里做驻扎地,是因为要再往里面发展,这里是必经之地。从县城到这儿坐车两小时左右就能到,但如果进山推销宣传,是没有公路的。从县城直接进山,一天勉强只能一个来回,根本干不了活儿。
  镇上有一家卫生院,一家私人药店,生意也寥寥。我就显得更悠闲,虽然也进山,但一天只能去一处地方,且下午五点前一定要回来,否则就没车了。时间虽然大把,可却没什么娱乐,山里人睡得早,天一黑,店闭铺关,唯一一条连路灯也没有的街上就只剩下狗游荡。
  雇了个本地人,打杂兼做翻译——这里的土话晦涩难懂,即便是像我这种已经待了几年的人,也只停留在连猜带比划才能交流的程度。连房子也是他帮忙租的,房东是个生意人,常年在外面,付了一间房子的租金,整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儿就都归我了。
  我当时以为她是在洗头,站在小溪中央。天色已经渐暗,氤氲的光线把色彩和立体感都忽略了,只勾勒出她一幅纤细曼妙的身形,看上去像一张剪纸画。
  溪水并不深,大约刚到她腰以上的部位,也不湍急。她试着侧身,慢慢让自己浸到水里面,直到淹没。然后起来,然后继续沉下去。
  我才觉得奇怪。
  试探着叫了一声,她没理睬的意思,用手拢了头发在胸前拧。身上穿的连衣裙湿透了,鼓囊囊的乳房就显出来,饱满滚圆。
  等她回到岸边的时候,看了一眼一脸好奇的我,用本地话问了一句:「你是谁?认识我?」我不会用本地话回答,就给了她一个笑脸,说:「不认识,只是觉得一个人在那里,不太安全。」她的脸色就马上变了——在这个地方,排外思想很严重,「外地人」这个字眼儿在他们看是很有些低贱成分的。然后就不肯再说话,提了岸边的鞋子,赤脚去了。我对这种反应已经很习惯,没所谓地搓了把脸,无聊地看着那双露在裙摆下白亮的小腿渐渐远去,隐没在夜色里。
  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她。我猜她大约也不是镇上的人,这小地方人少路窄,我又天天窜,很难不遇上。当然也没刻意留心过,只是觉得她皮肤过于白皙,显然是不经常晒太阳,又有一股乡下女人少有的忧郁气质,在这小地方,显得过分扎眼,印象难免更深一些。
  中秋节公司开慰劳会,就野了一天!回来太晚,县城去镇上的车已经停开。
  我眼巴巴在路边希望能搭辆顺风车,连拦了几辆,一听我口音躲鬼一样就没影儿了。正沮丧,忽然看见她从车站里走出来。
  这是第一次正面看她,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很漂亮。
  托她的福,终于有人肯载我们,但是车只到新村,离卧龙还差里许。她开始还犹豫了一下,似乎有再等等的意图。我怕再等连这样的机会也没了,就极力游说,几乎要忍不住动手去拉了,她才有些不情愿地上了车。
  步行到卧龙的这段路我走得很享受,刚爬出来的月亮照着松林,路边不知名的小虫鸣叫,加上前面走着的,尽力保持风度却鹿一般警惕的小妇人,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那句话——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然后想象了自己是野兽,如何追逐捕杀……女人仿佛感应到了我的念头,开始频繁地回头,眼神里的戒备显而易见。我猜如果突然对着她即便是笑一下,约莫她也可能会大声呼叫救命。
  当然是一句话也不肯跟我说的。走进镇上的那条长街,她才略微缓和一些,脚步也放慢了很多。街上还有人,稀稀拉拉,悠闲地聊着天或者扇着扇子喝茶。
  她就很刻意地和人打招呼,像是暗示给我看似的。
  但我还是得跟着走——因为她拐进去的那个巷子,正是我要回家的路。
  她在巷子里走得很快,不时回头看过来。发现我一直跟着的时候,脸就严峻得带了凶恶,接着转过墙角不见了。当时我已经走到了租住的院落门口,但好奇心作祟,奇怪她住的这么近我居然没碰到过。于是跟过去了一段儿,从墙角处探头去看。结果她居然就站在那里,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同时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她瞪着圆圆的杏眼,凶狠地问:「你想干什么?」明显她是色厉内荏的,紧接着又接了一句:「我家就在这儿了?你想死啊?
  再跟着我就喊人了。」我有些尴尬,很不自然地指了指身后的房子:「你误会了,我就住这儿。」她朝我身后看了看,表情却没一丝放松:「那你走到这里来干嘛?」我真的无言以对。慌乱地冲她点了下头,狼狈地转身。
  两个人都落荒而逃。
  ***    ***    ***    ***那年的春节,我是留在卧龙镇度过的。原因是一个和我许诺了生死之约的女人,答应到这里相会。最终她没有来,只寄了一张卡片,上面是一束百合,用铅笔写着淡淡的三个字。
  流星雨。
  这是个秘密。如果一切顺利,再过七个月,我可能会拥有一个叫流星雨的孩子。现在这个秘密被写在了百合花上,表示这束花是用来祭奠的——祭奠我的孩子和曾经作为恋人的我自己。
  这一天是戊寅年正月初一。我喝了很多酒,醉得很厉害。晚上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到她领着我的儿子来看我,然后突然儿子就没有了,变成初见时的她,甩了长长的头发一脸无辜。我拼命吻她,不停说爱她,幼稚而鲁莽。
  醒了之后我躺在床上很久不愿意起来。
  一个人虚弱的时候总会很眷恋梦境,留恋曾经的美好,我当时非常虚弱,酸痛的筋骨和肌肉让我有种大病初愈的虚脱和无助。
  ***    ***    ***    ***正月十九。
  卧龙镇有个很奇怪的风俗,每年的这个日子都会举行一场「武林大会」,当然和武侠小说里的武林大会不同,没有崆峒武当少林华山之类的门派,也没有比武决斗这样的场面,绝大多数都是村民的自娱自乐,附近练过武术或者懂那么一招半式的聚集在一起,表演给大家看。
  场地设在金氏祠堂,祠堂虽然破败,却还保留着往日的规模,正南面是个戏台,戏台的两边还耸立着巨大的石狮。金氏是大族,据说曾经出过监察御史这样的大官儿,不知道和武林大会有没有什么联系。
  我还没有摆脱沮丧。靠了石狮仰头去看,心里却想宴会后的凋零。我人生最辉煌的爱情,大抵也像这祠堂的兴盛一去不返了,只剩下小丑在台上与人逗乐。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就看见她对着我正微笑。
  她穿了件很紧身的牛仔裤,黑色高跟鞋,修长笔直的双腿格外显眼。上身穿了袖子刚刚过肘的毛衣,露出一截儿极白嫩的皮肤,毛衣外面套了件无袖坎肩,领口是蓬松的貂毛,一张干净秀气的脸被烘托得高雅精致。我怀疑她是不是在对我笑,人就怔着,就听她说:「喂,你最近怎么很少出来?」我疑惑了一下,她似乎没打算记那个晚上的仇,也没了前两次的倨傲,熟络得像个故友。
  就先倒了歉,说:「那天晚上真是对不起……」实际上我确实有些冤枉,跟过去看的那一眼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    ***    ***    ***「你还是一个人住吧?」我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她问。看样子似乎打算让我邀请她进去,从巷子里看出去,外面街上正人流攒动,看热闹的人议论着才落幕的剧情正在缓缓散去。
  这个女人对我的好奇超越常情,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戏台下面偌长的时间里她都在和我说话,问一些很私人的问题。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很窘迫,她在人群里太出众,引来众多的目光甚至是窃窃私语。
  我的房间没多少家具,很简单的一张床和书桌。她站在桌子前翻看那些书和工作笔记。我给她倒水,递过去的时候提醒:「小心烫。」「这是什么?」她拿起摆在桌上的录像带问。
  「给电视台播的广告带。」我就站在她旁边,盯着她的手。
  她的手很白,手腕十分纤细,露在外面的那截手臂皮肤细嫩光洁,似乎吹弹可破。她没有一点儿警惕我的意思——两人刚刚才算认识的人,距离这么近的站着,从某种程度上讲很暧昧!
  「哦……我还以为是……那种带子呢……」她的话透着一些俏皮。
  我认为她是在勾引我了。目光顺着她的肩膀下移,审视这个突如其来闯进我世界的女人。从侧面的角度,乳房高耸坚挺,毛衣包裹下的腰肢线条依然流畅,到臀部陡然放开,流水一样继续一泻而下,直到高跟鞋里弓起的脚面。
  这是个几乎可以称作完美的女人。我的手试探着搭在她腰上,并拢的四指勾住她另一侧凹下去的部分,说实话我并不确定,甚至做好了被叱责的准备。
  她半转过身来,凝视着我,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熟练地从毛衣下摆伸手往上摸去,平滑的肚皮挨到我有些冰冷的手掌时有一个应急的收缩,很顺利的抓住了乳房。乳罩的质地非常柔软细腻,甚至感觉是直接抓在了乳房上一样。
  她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脸颊泛起一丝红晕,眼睛却仍旧盯着我。这种眼神让我觉得是一种挑衅,挑动起我血液里本能的杀戮欲望。抓着乳房的手一下子变得粗野,毫不怜惜地揉捏和抓扯,潜意识里全都是毁灭完美的疯狂。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她的眉因为疼痛微微蹙起,但似乎没打算放弃这个问题。因为过分贴近,和我说话的时候把自己的身体后仰,双手抓着我的肩。本来她可以很轻易阻止我的手,却任由我动作,只是表情认真地发问。
  我像一头野兽,下身抵着她的胯部,下面已经坚硬起来的阴茎压迫着她大腿根。牛仔裤下面包裹着的肉体很丰满,滚圆又富有弹性,阴茎挤压上去腿肉自然凹下去一些,似乎忍受了压迫。却更让人发狂,想戳进去,在软软的大腿上戳个洞。我双手掀开她的毛衣,用力向上翻,毛衣很紧身,尤其掀到胸部的时候更加艰难。里面是件纯白色的贴身内衣,短小的那种,裤腰和内衣之间的接镶处,露出一圈儿白得耀眼的皮肤。
  她配合了我的动作——举起双臂让我脱。感觉上像剥开北方春天的柳枝儿,细白柔顺在料峭里颤抖,我贪婪地在乳房上亲吻,白嫩光滑的乳肉上被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口水痕迹。
  南方的冬天,阴冷潮湿,被褪掉全身衣服的她有些无助地被我抱在怀里。而我还衣冠楚楚,在冰冷的空气里,娇嫩的肌肤表面马上起了一层粟粒。她的臀形很好看,浑圆凸翘,臀部到大腿的过度自然顺畅,坟起的阴阜上,毛发稀疏却直顺,聚集成一块色调淡淡的阴影。
  「你看够了没有?」她火辣辣盯着我,用手将披在身后的长发拢到胸前,黑和白的对比让整个酮体更加诱惑。
  床上的她完全没有了穿着衣服的矜持,腿分得很开,用力挺着身体,绷直的脖颈下两块锁骨显得突出。屄夹得很紧,里面却软得像泥,水流得很多,在干的时候「咕唧咕唧」直响。饱满之极的阴阜撞上去十分舒服,像一块弹性十足的胶垫儿,自然把攻击的力量转化为弹力。
  其间她不停地扭动身体,蛇一样在我身下缠绕,眼睛却闭了,脸上的肌肉时而僵硬时而抽搐,高潮涌现的样子。
  我跪在她腿间,用手把屄向两边掰,看着自己的东西进出。嫩红色的肉翻出来,水淋淋的,像涂抹了一层蜂蜜。她发现了,用手扯被子往两个人身上蒙,眼里一片水雾,说:「你怎么这么变态!弄就弄,别看了。」我整个插进去到根部,然后停住,让两个人的耻骨贴紧,慢慢蠕动着身体让蓬松的阴毛互相摩擦。说:「刚才你不是不怕我看的吗?」她抓着被子两边裹住我的身体往自己上拉:「我不习惯。」突然想起见她第一次的眼神。用一只手掌盖在她乳房上,让指缝夹住乳头,然后不停地抓揉。乳头随着抓捏的动作自然向上屈起,乳头也跟着被扯起,整个乳房的形状也变得像只梨子。她「嘶」地吸了口气,说:「轻点!」我没放手,问:「用本地话,操屄怎么说?」她不吭声,望着我喘气,但我感觉到她下面的屄明显紧了一下,那种濡湿更加明显。我又向上提了提手掌,使她乳头被扯得更长。继续问:「我操你和你老公操你,感觉一样吗?」这次她生气了,伸手推我,身体也挣扎着往上窜,试图从我胯下抽出来。但被我死死按住了,含住了她的唇,一阵吸吮。等她的挣扎渐渐平静了,才松开嘴对着她笑。我已经很久没笑过了,大概笑得很难看。所以她恶狠狠地看着我,用很急速的语调连着问:「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送上门的贱货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送上门的贱货……」「不是……」我持续小幅度动着身体:「操屄需要快感,快感来源于刺激,侮辱和被侮辱,都是刺激的一种。」「我没那么贱。」她嘟了下嘴:「什么混账逻辑?照你这么说,我随便找个乞丐就该比你强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们管这个……叫……」她挺了下身子:「——决北。」「你老公不行吗?」「不是……还可以……一般……」「那你为什么要和我搞?」「你……我……我是可怜你……没有女人……啊……啊……」一阵激烈的抽动。她的声音开始颤抖的像正在摇晃的乳房,压抑了的呻吟从喉咙里出来,断断续续。
  我是用后入式射的精,这是我极其钟爱的姿势,看着女人丰硕的臀部在撞击下颤抖,于我是一种不能抵御的刺激。
  ***    ***    ***    ***事后烟。
  我的一只手抚摸她身体。我喜欢抚摸女人的身体,甚至于超越了对做爱的渴望和热情,手掌在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游走,体会那种起伏蜿蜒的曲线,是种可以让人满足和愉悦的感受。
  她猫一样蜷缩在我怀里,问:「你在想什么?」我还没回答,她电话就响了。她被铃声吓了一跳,长身从我上面过去衣服口袋里拿电话。我的手就在空中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悬在空中的乳房看上去更饱满,在手里托起来沉甸甸的。
  她坐在我旁边接电话,说:「我在街上,就回来了。」然后穿衣服:「我婆婆的电话,儿子要找我,正哭呢……」
????【完】
???? 1096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