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的奇遇

时间:2016-05-24 15:54

.
  
            
事情是这样的……
  某个周日,晚上闲来无事,正巧张家两姊妹找我,说要请我唱歌……由于自己在旅行社上班的关系,她们常常要求我替她们带东带西的,1下是泰国的曼谷包1下是马来西亚的芒果软糖,或是肉骨茶包,再不然就是峇厘岛的辣椒酱…等等。
  我其实很讨厌帮人家带东西,大包小包的出国多不方便呀,但是遇到她们两,我仿佛就有点没辙。
  之前带团恰好遇到这两个姊妹花,1路上说说笑笑,相处很是和谐,回到台湾以后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好朋友,她们也就顺理成章的提出带货要求。
  就在几次的货来货往以后,她们总算良知发现,说要请我唱歌,这时候候我总共已替她们带回来好几箱的东西了,现在才请我唱歌,马的这哪够?最少唱完以后还要凹1顿宵夜吧?
  因而我怅然赴约,却不知这次唱歌竟是我人生中的1次超级奇遇……再平凡的人,1生中也会有极为荣幸的时候,就像不会打麻将的人,有时也会抓到1副天胡……这次的唱歌,就是我人生中的天胡+大4喜+碰碰胡……我到了东区的1家X柜楼下,等待两姊妹,打量着大厅摆设的赠品,过没多久,她们就来了。
  我的头被拍了1下,因而我回头。
  姊姊身穿短大衣+长筒袜,正巧笑倩兮地看着我,mm穿着外套+牛崽裤,1派青春弥漫的模样,趁我看赠品的时候,往我的头巴了1下。
  我佯怒道:『很痛耶』说完我摸了摸我的后脑杓。
  其实mm其实不大力,充其量也就是1般人打蚊子1半的气力不到而已,但我伪装很痛,痛到龇牙冽嘴的疼痛模样,并且不停揉摸我的后脑,果然她们两1见之下开始大笑,花枝乱颤乱抖。
  姊姊笑道:『你不是没有痛觉神经吗?』说完吃吃笑了起来。
  『最好没有啦,你以为我是鱼喔?』我继续摸着后脑杓。
  可能我的演技太逼真,mm这时候道:『不好意思啦,真的很痛?』说完眨了眨眼。
  『嘿嘿,开玩笑的啦』我打了个哈哈
  『就知道你是装的,啧。』姊姊啐了1声
  我岔开话题,道:『你们有预约吧?是否是该上去了?』mm应道:『有呀,早订好了,姐走,我们去拿单子』两人到柜台拿出身份证件,1番交涉以后,现在包厢免等,她们两回来以后,对我说道:
  『我们两个去买烟,你先上5楼等我们1下』说完拎着包包走出外面买东西,真是的,买东西1定要两个同时去吗?
  我上了5楼,服务人员亲切地过来招呼:『先生您好,请问几号包厢?』阿她们两个只有跟我讲5楼,单子也不在我手上,我就对服务人员讲:『不好意思,我朋友马上上来,我等她们1下好了。』服务人员1脸会心的模样:『喔好,那您稍等1下』说完不再理我,便去忙他的事情了我站在走廊等候,有个包厢门没关好,里面音响震天,1片喧哗,现在有个女声正唱着HIGH歌,喇叭传出1阵阵低频的冲击声音,看模样这间包厢很HIGH。
  我越听这声音我就越熟习,彷佛在哪听过似的,可是没等我听多久,包厢里面就有人把门关上了,声音便小了许多,看模样X柜的隔音做的还不错。
  『叮咚』电梯打开,两个姊妹花上楼,看到我站在走廊,mm瞪大了眼睛问道:『你站在这边干嘛?怎不先进去?』『最好我知道包厢是那1间啦,机车咧。』我没好气地回道。
  这时候她们才发觉到单子在她们手上,连声抱歉,便拉着我的手进包厢,恰好就在那间很HIGH的包厢隔壁。
  mm1进包厢,屁股就黏在点歌电脑前,手指头不停快敲,瞬间点了1堆歌,姊姊跟我看着价目表,决定要点些什麽小菜来搭配……随着几杯小酒下肚,人数虽然不多,但我们也玩得很自嗨,我故意点1些弄笑的歌曲,搭配我夸大的表情,把她们两逗得哈哈大笑……发展到后来,就是mm狂唱,我跟姊姊1直聊天,偶尔也拿起麦克风哼个两句,但我跟姊姊都在讲话比较多,这当中mm有时会跳过来跟我划两拳,但1旦输了她就不喝罚酒,继续跳回去唱歌,赖皮得很。
  大约唱了有两个小时,姊姊的电话忽然响起来……姊姊1看来电显示,连忙打个眼神,让mm切换成静音模式我看来电显示的名称,上面有『妈咪』2字。
  原来是她们的妈妈打来的,不知道是什麽事,我凑过耳朵,不过我听不太清楚就是了…过了半天,姊姊把电话关上,哀怨的看着我,歉然道:『欸,不好意思欸,我们可能要先走了』mm忙问道:『怎样了?麻说什麽?』
  姊姊回答道:『今天爸爸周年忌,麻说我们两怎麽不回家,1点规矩也没有』说完又哀怨地望着我……弄了半天原来今天是她们两个爸爸的周年忌,这两个姊妹也真够胡涂了,竟然连自己爸爸的周年忌也忘记了,我咧。
  我心中固然不乐意,但是人家的爸爸周年忌,要是还缠着人不放,也未免太说不过去,我给了她们两1个白眼,不情愿地道:『回去吧,这类事也没办法,你们厚,有够胡涂耶』我还是忍不住念道了两句。
  姊姊吐了1下舌头:『sorry啦,阿就忘记了咩』mm也道了声:『喔』说着就拿起包包,起身穿外套。
  她们两1拎起包包,就要走人,我这时候脸色固然不好看,也穿起外套,准备也走,开玩笑有人1个人唱歌的吗?又不是比赛要练歌。
  姊姊道:『我们刚刚进来买了4个小时,反正现在还有两个小时,你把它唱完好不好』1副商量的语气。
  我连忙摇头:『还是不要了,我1个人这样多无聊啊』mm安慰道:『不会啦,反正单子已买好,菜也还这麽多,酒也没喝完,不然你把这些菜吃完再走,不要浪费啦』她们两1人1句,都劝我继续留下来,像是我不留下来的话,她们的罪孽就会更深那样现场变成道德劝说大会,两名姊妹布道者,拚命提示我食品的珍贵,又提出衣索匹亚的难民有多可怜,地球的资源有多有限云云,我被她们两讲到头昏眼花,只好答应。
  姊妹像是满意的表情,纷道:『你这样才乖,改天再请你看电影。』说完还轻轻拍了1下我的头,像是安慰小孩子那样,姊妹作伴,两人就此离去……好了!现在就剩我1个了,有无1个人到了包厢以后才被晃点独自唱歌的8卦呀?
  我盯着满桌的炸鸡热狗卤菜香肠等物,头开始发昏,真把这些东西吃完,大概又会胖个56千克吧。
  我决定把那半大壶啤酒喝光,再把1瓶未开封的麦卡仑带回家当是补偿,反正我也饿了,发胖就发胖吧。
  我独自吃喝,1边大口大口地配着啤酒,歌来了我也不唱,默默地吃着我的东西……此情此景,恰似愁上心头,1江春水向东流呀……这时候,我的包厢门被打开了……1名微醺的少女打开了门,摇摇晃晃地,像是随时就要倒下来似的,1屁股坐在我的身旁从她1进门我就1直盯着她看,口中那块豆乾咬了1半,老半天了楞没吞下去,1双手举着筷子停留在半空中,越看她的轮廓,就觉得她很熟习,好像在哪见过似的……正常来说我遇到这类敲错门的,1般都会生气,但是如果妹够正,我的脾气会马上消失,这大概就是男人的宿命吧??
  这名mm身穿无袖汗衫,搭配1条银质项链,下身穿得是1件俏皮的迷你裙,长长的米黄色皮靴,衬托出她的双腿苗条,现在她半趴在我身上,胸口不住起伏,我低头望去,是1件粉红色蕾丝的胸罩,看上去相当诱人。
  过了老半饷她才把眼睛睁开,第1句话便是:『人咧?怎麽都走光了?』说完又把眼睛闭上,半偎在我肩膀上,1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看模样大概是走错包厢的,或许就是隔壁那1间,我眼光1直盯着她的身材,用了好大的意志力我才把眼光转开,这麽的天气还穿这麽短,或许隔壁有1件她的大衣吧?
  她这时候略为移动,我看见她的小屁屁半露了出来,后面还有1只米老鼠,米老鼠现在正在跟我打着招呼……我应当把她送回隔壁包厢吗?身为男子汉,我的基因其实不允许我做出这类大煞风景的事情但我也不能趁火打劫,传出去有辱我身为传统西斯人的门风。
  所以我决定不管她,反正她醒了自己会走,现在既然趴在我身上,那就让她趴呀让她趴我继续吃喝我的,顺便享受1下这类美女在怀的艳福,反正不是常常遇到就是了……嗯,就是这主张。
  我继续夹着卤菜,又大口喝起冰冷的啤酒,过了56分钟,她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我开始产生1股恶作剧的动机,点了1首歌,把调剂到最大……『繁星已睡 骑警已睡 狂风再共 街灯畅聚 黄灯有罪红灯有罪 联党结队 表演壮举下面的rap我不会,反正伴歌带自己会唱……
  Rap:the legand is back, I shoot suckers likecrack and attack with my tire track,as big as pay back the red, black and
  grey, seize the day, hit the brakes just like a revolution,here to say I break the lock,bust my chops andnever wait the cops to say stopKiss your girl before you fade like an illusionI live a life in an evolution然后我开始很大声,看能不能把她吵醒…
  头摇又尾摆飘移境地 不想醒觉只想感觉被放大 愤怒瓦解 万人膜拜 赞美我的伟大头摇又尾摆 飞翔境地 不想1世只想1秒被放大 看后镜中 便能愉快你渐变小我强大 谁敢来表态~!!!!!
  (唱这句我改用吼的,这句1定要用吼的才有力道)果然我1吼之下她便醒了过来,但她醒过来的反应不是被吓到,而是拿起另外1只麦克风抢着唱出下面的段子…时速革命 王者界定 长街印下 青春记认
  燃烧性命 谁都拚命 轮呔带着 咆吼叫声……怪人,真他妈怪人,我现在也不知道该说啥,只好陪她又叫又跳,以1种很诡异又快乐的方式,完成了这首high歌……音乐下完,她像是很满意似的,又是1屁股坐下,我这时候才仔细打量她的脸,越看我就越不对劲,越看我就越感到熟习,不对,我肯定在哪见过她。
  她这时候半醉半醒,看着我困惑的表情,吐了吐舌头,道:『怎麽样?我很面善厚?』说完笑咪咪醉眼地看着我,像是等着解答的老师望着小学生……我这时候还是没认出来,她鹜然起身,10指相扣,手心向外,双臂向下垂直,屁股1翘,摆了1个姿式,样子相当可爱。
  我越看越惊,干你妈的这不是少女偶像王新凌吗?这是3小?怎麽会跑来我包厢?这是啥新节目吗?等等会不会有1台摄影机跑出来?可是不对呀,少女偶像怎麽会录这类整人节目,这到底怎麽1回事?
  1连串的问号,并没有解答,我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她,连眨眼也没眨眼,好像1眨眼她就会跑掉那样。
  『我好闷喔,陪人家聊聊天嘛。』知道自己已被认出来,她倒是落落大方,调皮地道:
  『第1眼没有被认出来,代表人家还不够红喔』她语态憨掬,半带醉意地盯着我…老实说我真的有点被吓到,当红偶像现在正坐在我旁边,汗衫的肩带也半掉了,短裙也被古怪的坐姿压住,露出好大1片雪白的屁股,这事要是回去po文,有人信我跟他姓。
  看到我保持吃惊的表情,她倒有些不高兴了,问道:『怎麽了,不愿意陪人家吗?』语气1转,哀怨地道:『人家是否是真的那麽差呀?网路上有人说我要是脱光了,在他眼前他连看都不想看,人家是否是真的那麽差?呜呜,人家是否是真的那麽差?』她这时候倒哭了出来,抽搐地偎在我的肩膀,嘴巴嚷嚷着,『我是否是真的那麽差呀』然后无穷回圈,1直重复1样的话…我1听便明白了这是怎麽1回事,我本身也是个乡民,前两天还在西斯版上面,真的有看到乡民发表言论,说王新凌要是在该乡民眼前脱光了,他还会拿衣服替她遮云云…其实这些当偶像的1般而言压力都很大,工作1有瑕疵媒体就会穷追猛咬,平时谈个恋爱还要防狗仔拍照,再加上网路经常有些伤害性质的言论,过得实在不是正常人过得日子所以我猜想当这些伤害性质的言论1出来以后,她1定是为了消除压力才跑出来唱歌作乐也才因此喝了这麽多的酒,又误打误撞地跑进我的包厢,在自己的朋友眼前又不能表现出真的被伤害到的模样,才会趴在我这个陌生人身上哭泣……唉,这个时候只有好好抱着她,给她1个实质的拥抱,只有傻瓜才会在这时候候顾及男女大防,好好抱着就是了,就当作这是难得的温顺时刻。
  她1边抽搐,1边更加用力的抱紧我,两个人的呼吸频率越来接近,我情不自禁地凑上前在她的耳朵旁边柔声道:『放心好了,你1点也不差,你很棒,真的很棒。』我生平没有买过她1张专辑,也不是她的粉丝,我电视1般都是看HBO比较多,只有偶尔看看综艺节目,有时会看到她在唱歌而已。但这类时候,女人要得,通常只是1个肯定罢了。
  但是,这句话像是震动了她心中某个开关,她转过脸来,嘴唇不经意与我的嘴唇相碰,我俩开始拥吻了起来……即便她真的喝多了,口中气味还是吐气如兰,我越吻她就感觉自己身体越热,好像有股热流般似的,裤裆内的巨物迅速膨胀了起来……我抚摸着她的背,顺势把她的胸罩卸了下来,她双手举高,听凭我将她的BRA脱掉,我们又恢复成拥吻的姿式,我1边吻着她,眼光贪婪的往她的胸前盯着,她的激突两点还真的是粉红色的,不愧是当代偶像。
  我嘴唇往下,1口刁住了她的激突点,我舌如海浪,时而吸吮时而拍打,用舌头不住地在她的白肉上肆意划圈,又把那两团小蓓蕾放进口中,增加了1点吸力,这使得她开始呻吟了起来…『啊~啊~』她开始感到异常的刺激,双手抱住我的头,往她的胸前压紧,我直感到透不过气来,过了半饷,我仰面朝上,深深地吐了1口浊气,呼~~两人又开始纠缠,我将裤中巨物贴近她的阴户,像是感到我的热烫,她大腿1张,往我下身跨坐了上去,我感到裤裆有股湿濡,低头1看,我的下面全是她的淫水,她已相当湿了……我将裤裆的拉链解开,分身1铤而出,如坚似铁,浑身火烫,我将她的内裤拨至1旁,并未将它脱了下来,就那麽直挺挺地督了进去…1督进去以后,我才知道那真的不是1般的爽,她的mm既柔软又富有弹性,1进去我只感到巨物被牢牢的包围,同时又湿润又柔软,真不愧是当代偶像,马的有够紧…我开始抽插,1开始本来还顾及温顺风度,后来越抽插速度越加快,到后面全部什麽也不顾了,我的腰部开始不停施力,次次加重力道,直往她花心深处顶去…就这样疯狂的抽插了大约有10来分钟,她的深处隐隐有股吸力,像是要我倾巢而出,直接中出了她……她的大腿1夹,深处的吸力从隐模糊约转为明显,后来越重,我马眼1酸,忍不住1股脑的射了出去,我的马眼正抵着她的穴心,直接喷射,1股热烫烫的液体,从我的体内传到她的体内,我们开始不停喘息,彼此无力的靠在对方身上…拥抱,过了很久,她幽幽地道:『我要回去了,出来这麽久她们会不放心』她转身将她的上衣穿好,又将短裙整理了1下,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这件事能不能不要说?』眼神有祈求之意。
  我笑笑地回答:『我真的说了出去,也没有人会信呀』可她却像其实不满意似的,1再要我保证不说出去,在我答应以后,她才离开了包厢,留下我独自在包厢内。我模糊还感遭到她跨坐在我身上的那股轻盈的体重,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新凌,我只有答应你不说,没答应你不PO文呀@@总之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这就是我跟当红偶像的1段经历,信不信由你了。
  或许,有1天,我会去买1张她的CD……
  字节数:11921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