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央视主持美女李思思

时间:2016-05-24 15:54

.
  
              李思思,央视综艺频道的当家花旦,近年来名气直线上升,几乎要超过董卿
那个老太婆。人长的青春靓丽,高挑的身材修长匀称,皮肤雪白细腻,双乳饱满
挺拔,双腿笔直瘦长,就连那翘臀也是浑圆结实,看的电视机前的男观众欲火上
升,不能自已啊!但是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李思思那天使般的面孔,一张瓜子脸,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鼻子秀气挺拔,红唇娇小可,下巴圆润迷人,不像有些女星,
下巴能当锥子用!从她那樱桃小口里吐出来甜美腻人的声音更像是催情的迷药,
让人闻之情欲勃发啊!
  大家可能会问为何李思思会如此蹿红?该不会被潜规则了吧?这是普罗大众
的心思,我告诉你吧,李思思还真没有被潜规则。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知道
怎样吊男人的胃口,利用央视各位色狼男主持的好奇心,让他们不断的为自己说
好话,渐渐爬到了如今的位置。李思思当然知道那帮男主持的花心,也知道自己
早晚会落入他们的手中,但是她并不恐惧,因为她认为女人就应该享受人生,用
自己的肉体换取名利地位!
  李思思有个秘密一直藏在心中,准确来说是她的一个不可名状的爱好,她特
别喜欢那些身体健壮结实的男人,最好是地位低贱卑微的的男人,像农民工啊、
拾破烂的啊这些,每当想象自己被这样的男人百般蹂躏,肆意挞伐,李思思的蜜
穴就会不自觉的流出汩汩的淫液,瞬间打湿自己的小内裤,搞得她不得不强力自
慰一番才行!但是这个隐私又怎能为外人道?所以李思思只有压抑着自己变态的
想法,在大众面前做出玉女的样子,回到家后才会疯狂的自慰,发泄自己的下流
欲望。
  每当李思思在自己的公寓里脱光衣服,手拿着一个大号的假鸡巴捅自己的小
穴时,脑海中都会想象着一群强壮野蛮的男人围着自己打飞机,然后开始轮奸她,
用各种方式来抽插她的肉穴,说着让人脸红气喘的淫语,最后将滚热白浊的浓精
射进她的肉穴、小嘴以及屁眼里,她就会疯狂的叫出来「你们都来干我吧,我是
个骚浪的女人,是个妓女!」发泄完后,李思思就会变成一滩肉泥,半天不能动
一下。可是李思思心里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让也蛮强壮的男人干,因为她还忘不掉
自己的央视着名女主持人的身份!
  一天晚上,李思思主持完到了休息室,正好看见了朱俊。朱俊那淫邪的脸上
露出无耻的笑容:「思思啊,一会儿一块出去吃饭吧,哥哥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呢!」
  但是李思思心中另有隐情,况且她喜欢的不是这号人物,但是她又不敢把不
满之情表露出来,毕竟朱俊是央视的综艺一哥,以后说不定还有需要他帮忙的地
方呢。想到这里李思思脸上浮现出最动人的笑容,用最甜腻的声音说道:「朱哥
哥,今晚老家有亲戚过来,实在是没法跟你出去吃饭啊,要不改日吧。」
  朱俊听到李思思如此动听迷人的声音,骨子里都快酥透了,只觉得像喝了蜜
似的,浑身舒坦。「好啊,有啥需要哥帮忙的没,尽管说?」朱俊故作热心状,
其实为的还不是李思思那青春的肉体。
  「就怕到时候您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这小女子哟!」李思思淫贱的将他一
军。
  「你放心,哥忘了谁也不会忘了妹妹你的。」朱俊被哄得连自己长啥样都快
忘啦。
  「那先拜拜咯,朱哥哥!」李思思挥手朝朱俊甜美的一笑。
  「啊?好的,拜拜!」朱俊还有点神不守舍。
  看着李思思高挑性感的身影渐渐走远,一股邪恶阴险的表情浮上朱俊的脸上,
李思思你这个贱婊子,总有一天我要你成为我的胯下之奴!朱俊心里恶狠狠的想
着。
  出了「大裤衩」的门,李思思走向自己的汽车,开门进去坐在后面的位置上,
李思思嘴里马上发出「嗯啊」的呻吟声,要多浪有多浪!为何会这样?原来李思
思今天欲望特别强烈,她的月事刚过去,只觉得身体的欲火无法抵挡,必须一个
的方式才能宣泄出来。所以李思思从网上邮购了一个跳蛋,将她塞进自己的肉穴
里来上班。她怕震动速度太高了自己受不了,所以开的最低档位,就这当她将跳
蛋放进自己的肉穴时,那震动传来的快感让她差点跪下。李思思就这样肉穴里夹
着跳蛋主持完了晚上的节目,当她回到休息室时其实很想赶快拿下来,可惜碰见
了朱俊那个大色狼,不方便动手。其实那会儿她都感到有一丝丝淫液透过她的丁
字裤流到了连裤袜的袜跟处,只可惜朱俊一心想着李思思的肉体没注意到,失去
了一次调笑李思思的好机会啊!
  此时到了自己的车里,也不怕被别人看见,李思思感受着跳蛋所带来的刺激,
也忘了要将它取出来。随着快感的加剧,李思思心中的欲望愈演愈烈,恨不得马
上被男人的肉棒干死!她发动了汽车,开开出了央视的大门。
  行走在夜晚的北京马路上,看着一排排的摩天大楼飞快的向后掠去,李思思
心中觉得畅快无比。当然也有很多正在施工中的高楼大厦,依稀听见钢铁碰撞发
出的声音。看到这里,李思思想到工地上肯定有农民工,他们一定是又黑又壮,
那肉棒也不会小到哪里去。李思思心中的欲火直线上升,她不由自主的开车往京
郊的方向开去,因为那里有很多正在施工中的工地。
  到了南边的京郊,李思思已经看到了一大片的建筑工地,虽然已经到了深夜,
但是那里仍然是灯火通明,为了赶工期,工人们还在辛苦劳动着。
  想到这些工人如此辛苦,李思思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同情,想到工人们身上
淌落的汗水与结实的身体,李思思又觉得非常向往。但是这里如此热闹,得找个
僻静的去处啊。李思思慢慢开这车往前走去,终于她看到了一片小树林。嗯,这
是个好地方,李思思不由得微笑起来,但随即又觉得自己真是荒淫无耻,竟然想
着让男人来干自己的肉穴。
  离那个小树林又近了点,李思思熄了火,观察着里面的动静。但是小树林里
漆黑一片,看不清有什么东西。不管啦,没有人自己就疯狂自慰一把,总比憋死
强!李思思下定了决心。正要下车,李思思又停了下来,她脸上露出下贱的神情,
俯身朝后备箱低下头。李思思拿出来一个纸袋子,从里面掏出一团物事,就着车
里的灯光一看,原来是几件及其下流风骚的情趣物品。一条白色镂空的紧身包臀
裙,绝对是齐B的那种,胸前的领口开得非常低,不用低头都能看见大半个乳房;
一条粉色的情趣丁字裤,总共没有巴掌大,而且是开档的设计,前面是一只黑色
的蝴蝶,后面就是两条细绳而已;一双足有15公分高的金属细高跟凉鞋,是淡
蓝色的水晶款式!李思思看了看这几件东西,一股风骚之极的神情浮现在脸上。
她飞快的脱掉自己的连身裙,换上了小丁字裤,套上了齐B裙,蹬上了超高跟鞋。
她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比下贱妓女还要淫荡的打扮,心里的刺激与渴望真是达到
极点!
  李思思打开车门下了车,盛夏的深夜微风吹来,她只觉得浑身舒服,仿佛被
男人的手抚摸一样,就这都让李思思为之动情,小穴不禁夹紧,生怕跳蛋掉下来。
李思思轻盈的朝小树林深处走去,对于她这样的主持人来说,穿个高跟鞋跟吃饭
一样,走起来四平八稳,而且由于超高跟的缘故,更显得李思思丰乳肥臀,曲线
诱人!
  到了比较靠里的地方,李思思看了看四周没人,心里稍显失落。但她随即蹲
下身来,张开双腿,手伸到自己的肉穴上按摩起来。一股熟悉的快感传遍全身,
李思思不由得抬头微张樱唇,发出享受的声音。正在李思思陶醉其中的时候,突
然远处有人喝道:「什么人,想偷东西吗?」是雄壮的男人声音,李思思听到心
里真是暗喜,她并没有觉得惊慌,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准备没有白费。
  「大哥,我是路过这里的,想解个手。」李思思运用她最甜美的嗓音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赶紧走吧,别被当成偷东西的小偷。」那个男人
的声音说道。
  「但是这里好黑,我害怕。你们有灯没有,帮我照照路!」李思思用甜腻的
迷死人的声音求道。
  那边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大概在考虑。「好吧,你干嘛到这里来,真是的!」
说完一束微弱的灯光射来,是手电筒的光。
  李思思朝那边望去,原来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三个工地上的建筑工人!
李思思心中一股热流涌过,肉穴又夹紧一下,差点没摔倒。
  「啊,大妹子你这是?」等男人走近,看清了李思思的打扮,不由得感到奇
怪!
  「昆哥,你看这个女人骚不骚,屁股都露出来啦!」左边一个身材矮小结实
的工人说,「老李说的对,这个女人八成是个婊子,看她那裙子,下边的逼毛都
能看见,真不要脸!」右边一个又高又瘦的中年男人说道。
  「各位大哥,能不能帮忙照一下,我看不清路!」听到这两个男人如此议论
自己,李思思觉得自己仿佛被扒光了衣服一样,既怪异又刺激。
  「我说妹纸你是干什么的,大半夜的在这里可危险啊。」中间那个男人问李
思思。李思思听出来了,这是刚才那个跟她搭话的男人,只见这个男人足有1米
8的身高,比右边那个瘦高个还要猛一点,关键是身材很魁梧,很壮实!
  「昆哥,我觉得老二说的对,这个女人八成是个卖的,咱别管她了,走吧。」
左边那个被称为老李的矮小男人说道。
  「就是,昆哥,这样一个女人碰了会晦气的。」右边那个叫老二的瘦高个男
人也说。
  「你俩不能这样会说,人家大妹子让咱帮忙,咱不能丢下人不管啊。我们给
她打着灯,又不碰她,怕啥?」中间的昆哥说道。
  李思思听到左右两个男人说自己是妓女、婊子,只觉得心中的隐私被别人说
中一样,脸上竟然有点烫。她听得出来,那个老李、老二唯中间的昆哥马首是瞻,
而且这个昆哥人还不错,比较热心。让这样的一位好心工人干自己的小穴也不错,
淫荡的李思思这个时候还是想的男人的肉棒,真是够无耻,够下流!
  「昆哥,我不是妓女,我是…」李思思对着昆哥说,但是主持人三个字毕竟
没有说出来,因为她心里还有些担忧。
  「是吗,那我得走近看看。」昆哥有点不相信。
  「啊!你…你不是…那个主持人李思思吗?」昆哥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没想到平时在电视上高贵端庄的会是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眼前。
  「什么?」,「不会吧?」老李、老二两个人听到昆哥这样说,也走近看看,
可是他们瞪大的眼睛已经告诉他们没错,眼前这个穿着白色镂空齐B裙,屁股都
要露出来的女人,这个被他们猜测为妓女、婊子的女人就是平日里他们在电视上
看见的那个清纯甜美,笑容迷人的央视女主持人- 李思思!
  一时间三个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思思一动不动!这样离奇的事情发生在眼
前,哪个男人都不会相信的!
  李思思看着三个男人这样子看着自己,开始心里还有点惊慌,但随即便冷静
下来,她不就是想要被强壮的男人干嘛,虽说只有昆哥一个人身材高大魁梧,但
是三个男人一起来的念头让她兴奋的不得了!想到自己会让男人如此吃惊,李思
思不由得露出自豪的笑容!
  「三位大哥,我就是央视综艺频道的女主持人李思思,今晚路过这里一时内
急想要解手,所以才到这里来。如果你们帮我的话,我会报答你们的。」李思思
看三个男人目不转瞬的盯着自己,继续编着谎言。
  「昆哥,真的是李思思耶,没想到电视上那么高高在上,底下却像个妓女一
样!」,「昆哥,我看这个女人就是李思思,不过我可不相信她说的要解手,解
手用穿成这样吗?」老李、老二在昆哥耳边耳语道。
  其实昆哥这会儿已经明白眼前这个风骚露骨的女人必是李思思无疑,只不过
他还拿不定她要干什么。听了身边两个工友的话,昆哥也觉得这个李思思行为有
些怪异,莫不是疯了吧?再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思思小姐你好,我们都很喜欢看你主持的节目,觉得你漂亮大方。没想
到今天在这里见面了。」昆哥说起场面话来怪怪的,跟他那民工的形象格格不入,
有一种强烈笑果。
  李思思听到昆哥说着别扭的客气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下可好,昆哥后半截的话咽回了肚里,老李、老二两个男人口水都快流出
来啦。看到李思思这样一个打扮风骚淫贱的年轻美女站在眼前,在看到她那如花
的笑容,泥人也会发情的,何况三个性生活极度匮乏的工人!
  「我说了,我会报答你们的。」李思思看三个男人被自己震住,心里很是得
意,觉得自己的魅力真是大!
  「报…报答,没什么,只是帮个忙而已。」昆哥结结巴巴的说。
  李思思此时早已经忍耐不住,原以为三个工人会如饿虎扑食一样把自己撕扯,
好让自己享受那种狂野;没想到这三个工人还挺老实的,她已经不想再等了。
  「我说的报答就是这样。」李思思说完走到昆哥面前,俯身摸到了昆哥的胯
下。
  昆哥的肉棒已微微发硬,眼前这样一个妖艳女人,除非是瞎子才会平静呢。
  李思思感觉到昆哥的变化,心里浮现出昆哥的大鸡巴插入自己骚逼的场景,
不由得手上加了点力度。
  昆哥受此刺激,不由得「哦」了一声。「怎么啦,昆哥?」老李、老二问道。
  「还不明白吗?今晚你们就当是做了个春梦,我让你们舒服,你们也要让我
爽,事后咱们都一起忘得一干二净,谁也不许说。」李思思抚摸着昆哥的肉棒,
媚笑着对三个男人说。
  「有…有这样的好事?」昆哥就像被打蒙了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
朵。
  「你不是骗我们吧?」老李问。
  「事后我们不会有麻烦吧?」老二接着说。
  「你们占了我这么大的便宜还怕我骗你们,你们会有啥麻烦?」李思思已经
急不可耐,回答的有点不耐烦。
  「是真的,昆哥。」,「这好事不干白不干啊,昆哥」,老李、老二齐劝昆
哥。
[ 本帖最后由 冰的眼淚 于 2013-11-1 00:00 编辑 ]其实昆哥也明白了李思思的意思,这个女主持人别看平时像玉女一样不食人
间烟火,原来也是个花痴,渴望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她。老李、老二两个人都没媳
妇,对女人很渴望,自己可是有媳妇的,被媳妇知道了咋办?昆哥想着。
  老李、老二知道昆哥的担心,便一起向昆哥保证绝对不会跟嫂子说,男人怎
么会让老婆知道自己在外头干女人呢。
  李思思看着三个男人在讨论这事,心里不由的好笑,别的男人想干我我都不
愿意,今天反倒求着你们干我的肉穴!
  「好,咱们谁都不许乱说,就当做个梦,啥事都没有发生!」昆哥说道。
  听到昆哥这样说,老李、老二均松了一口气,看得出他俩已经非常兴奋啦。
  「这就对了嘛,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我让你们满意,你们也让我高
兴。」李思思看到三个男人终于搞定,心里也是充满了期望。
  三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动。原来昆哥他们三个是工地上最
老实的人,别说受不了找小姐了,就是工友们聚一块儿看黄盘也没参加过几次,
都不知道该怎样做。
  李思思看此情形,心里已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三个大男人竟是如此害羞。
  「算了,既然你们刚才说我是妓女、婊子,那么今天我就是你们三个的人的
婊子,我先为你们服务吧。」李思思骚浪无比的说道。
  听到李思思这样说,昆哥三个简直不敢相信,天上真会掉馅饼,今晚要干个
够啊!
  李思思解开昆哥的裤子,脱下昆哥的蓝色三角内裤,昆哥那足有18公分长
的大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打在李思思的手上。李思思看了心里一惊,这比自己
平时在家自慰的假鸡巴还要大一号,不知自己的小穴吃不吃得消。
  李思思用手握住昆哥的大鸡巴开始了上下套弄,因为昆哥肉棒的粗大,李思
思的柔软小手只能握住三分之一,刚好能圈住棒身。同时李思思伸手摸向老二的
裤裆,老二的肉棒也已经微微勃起。被李思思猛的一摸,老二的肉棒跳动了一下。
李思思妩媚的看了老二一眼,差点没把老二的魂勾去。
  摸了老二的肉棒一会儿,左边的老李看的火起,直接褪下自己的裤子掏出肉
棒塞进李思思的手里。李思思无奈,只有先放开昆哥的大鸡巴,一手握着老李的
肉棒,一手抚摸着老二的肉棒忙个不停。昆哥退到一边,嘴里喘着气,跟自己媳
妇在一起都没这么爽,昆哥觉得今晚真是走狗屎运啦。
  李思思摸着老李的肉棒,这个鸡巴没有昆哥的长,但是感觉更粗一点。她只
觉得今晚不虚此行,竟然碰到三个男人。李思思转身脱掉老二的裤子,老二那细
长的肉棒终于得见天日,论长度不及昆哥,也没有老李的粗,但是老二的肉棒弯
曲的厉害,向上成一个弓形。李思思看着老二的这条大鸡巴,芳心感到紧张,想
着一会儿被它插入的快感。
  李思思轮流套弄了老李、老二的肉棒7、8分钟吧,只听老二说道:「不行,
我得歇会儿,被这个骚货这样弄都快射了。」
  「哥,骚货弄得您爽吧?」李思思堆起淫贱无比的笑容问老二。
  「爽,没想到你不光主持好,伺候男人更好,真是欠干的婊子!」老二气喘
吁吁的说。
  「等会儿让你更爽,哥!」李思思听到老二这样羞辱她,内心深处竟然感到
前所未有的舒坦与刺激。
  「快点,贱货!别光顾着跟老二说,手上也要动的快点!」老李急切的说道。
  「马上,马上,一晚上时间多着呢,还怕我跑了不成?」李思思的言语真的
比之站街女还要放荡。
  看到李思思跟老李、老二说的如此下流刺激,昆哥在一边看的是热血沸腾。
他挺着肉棒走到李思思跟前,李思思看着昆哥的大肉棒,骚屄里的麻痒简直让她
发疯。
  「昆哥在家也怕嫂子吗?没事儿,今天是在外面,再怎么干嫂子也不会知道
的。」李思思又握住昆哥的大家伙,上下动起来。
  给昆哥手淫了2、3分钟,李思思抬头淫贱的笑着说:「昆哥,刚才就你好
心帮我,妹子今天先让你舒服。」说完一口含住了昆哥的大鸡巴,旁边的老二、
老李看的呆住了眼,没想到清纯玉女李思思会舔昆哥的肉棒,实在是太刺激啦!
  昆哥被李思思的樱桃小嘴含住肉棒,心里的快感说不出来,自己的媳妇可从
来不会这样,每次都像个死人一样,一点意思也没有,还是大城市的女人懂得多
啊!昆哥满意的吐出一口气,享受起李思思的服务!
  这边昆哥在感慨,老李、老二在惊讶,底下李思思的感觉也是一言难尽!以
前李思思只是用假鸡巴,从来没有想到男人的真鸡巴是如此的美妙!昆哥的肉棒
插入她的小嘴里,她的舌头感受着肉棒的坚硬与热度,那种脉动的感觉让她如此
如醉,骚逼里更加的麻痒难耐!
  老二刚才怕射精歇了一会儿,这时看到李思思竟然为昆哥舔鸡巴,不由得走
上前来掀起了李思思的白色镂空齐B包臀裙,露出了李思思那让男人垂涎三尺的
雪白大屁股。老二看着李思思的风骚淫臀,咽了口唾沫,「啪」的一巴掌打在李
思思的肉臀上,立马五个鲜红的指印显现出来。
  李思思冷不防的被打,「啊」的叫了一声,扭头一看老二在身后,娇嗔的说
了句:「讨厌,哥哥干嘛打的这么用力啊?」
  老二还以为李思思不高兴了呢,正要说对不起,哪想李思思接着说:「不过
蛮舒服的,你就多打我两下吧,终于知道妹子的身体好处多了吧,哈哈。」
  老二一听李思思这样说,心里更加的鄙视李思思,没想到这个淫贱如妓女的
女人还好这口,莫非是天生受虐狂?老二想不了那么多,双手抚摸着李思思的雪
白肉臀,挤压着两瓣臀肉,让它变换成不同的形状!
  就在这时,只听老李「啊」的叫一声,原来由于李思思的风骚卖弄,老李顶
不住李思思的手淫竟然射精了,一股股的浑浊精液射到李思思的胸前,顺着短裙
往下流去。
  「真对不起,李思思小姐,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老李感到不好意思。
  「没什么,只要哥哥们高兴,妹子的衣服又算得了什么!」李思思看老李因
为自己的手段而喷射,心里感到非常的满意。
  老李退到一边休息,李思思便专心致志的为昆哥口交起来,只见她口含肉棒
的龟头,双手上下整个握住昆哥的棒身,头部一上一下有节奏的起伏着,嘴里发
出「吱吱」的声音,好像在唆棒冰一样。昆哥看着胯下的李思思如此淫贱的为自
己舔肉棒,口水都从她的嘴角滴落下来,这种刺激的场面让昆哥的肉棒更加的火
热硬挺!
  李思思为昆哥口交了大约10分钟吧,见昆哥仍然是屹立不倒,她吐出嘴里
的肉棒,用手上下抚摸着,「昆哥你真行,怪不得他们叫你哥呢,肉棒都比他们
厉害!」李思思讨好的对昆哥说,那风骚的样子恨不得男人排队干她。
  「嘿嘿,知道哥的厉害了吧,待会儿让你飞到天上去,小骚货!」昆哥拧了
一下李思思的脸蛋,「真他妈的滑嫩,你说你怎么会像个婊子一样呢?」
  「我就是喜欢男人的大鸡巴,就是要做婊子,妓女,我要男人都来干我的骚
逼!」李思思狂热的回应着昆哥。说完又把昆哥的肉棒一口含进嘴里,可是由于
昆哥的肉棒过于巨大,光是一个龟头就把李思思的小嘴撑的满满的。由于李思思
卖力的舔肉棒,她的脸颊都凹进去一块儿,看着说不出的淫荡风骚!
  只见李思思一边舔着昆哥的肉棒,双手不停的抚摸着棒身以及下面的卵袋,
甚至在昆哥的屁眼周围不停的游走。李思思别看平常清纯高贵,家里A片不少,
知道男人的身上哪里更敏感。昆哥受到李思思如此待遇,爽的一直吸气!
  这时老李已恢复了不少元气,他走近李思思,扶着李思思让她弯起腰来,然
后头一低钻到李思思的胯下。后面的老二看到嘲笑的问道:「怎么啦,老李?难
不成想喝妓女的尿吗?」老二知道老李的癖好,他曾多次说过要喝女人的尿,可
惜对于妓女他又不放心,如今遇到李思思这样的女人,怕不是要一尝心愿吧?
  果然老李的声音从底下传来:「老子今天碰到这样的女人能放过吗?怎么还
不比妓女强!」
  昆哥、老二二人相顾无言,齐齐放声大笑。
  只听老李的声音又传来:「妈的,要不说是臭不要脸的妓女呢,穿这么风骚
的裤衩,这不是摆明让男人干她的臭逼嘛!」原来老李低头发现了李思思的开档
丁字裤,只在光盘里见过的东西出现在眼前,老李难免觉得惊喜不已。
  听到老李要喝自己的尿,李思思也吃了一惊,但是又觉得非常的刺激,她嘴
里含着昆哥的肉棒,含糊不清的说道:「哥哥,我的尿最好喝了,我穿这样的小
内裤就是勾引男人干我的骚逼呢!」
  昆哥伸手轻拍李思思的脸蛋,「你个骚货,真是比婊子还不要脸!」
  后面老二不停的拍打李思思的肥臀,不一会儿李思思的雪白肉臀变得红通通
的,看起来有一种妖异的。
  突然李思思吐出了昆哥的肉棒「恩恩哦哦」的叫起来,原来老李脱下了李思
思的情趣丁字裤,用手在李思思的肉穴上抠挖起来。这样的疯狂刺激搞得李思思
欲生欲死,连昆哥的肉棒也忘记舔了,嘴里不停的「嘶嘶」的吸着气。
  「臭娘们儿,赶紧给老子舔,不然老子一会儿干死你!」昆哥大力大了李思
思后背一下,摁住李思思的头含住了自己的肉棒。
  李思思口被堵住,嗓子里响起享受的呻吟声,只不过有点沉闷而已,在这夜
深无人的郊外分外的诱惑,仿佛能把附近所有的雄性动物吸引过来!
  老李疯狂的扣着李思思的肉穴,不一会儿李思思的肉穴里流出了一股股的淫
水。「咦,这是什么?」随着淫水的流出,藏在李思思肉穴深处的跳蛋也滑了出
来。
  「妈的,昆哥你看,这个婊子就是下贱,逼里面还塞着个这玩意儿!」老李
人在李思思胯下,手向上举着跳蛋。
  昆哥一看是个跳蛋,又大力拍了一下李思思的雪白后背,「想男人想疯了,
是不是?待会儿老子操烂你的臭逼!」
  李思思嘴里又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我要哥哥的大鸡巴干我的骚逼,早知
道哥哥的鸡巴这么好,我早就来这里啦!」
  随着老李不断的抠弄李思思的肉穴,老二对她肉臀的疯狂抚摸,以及嘴里昆
哥肉棒的味道,李思思感到自己快要飞起来,嘴里更加骚浪的喊着:「好哥哥,
我快要不行了,快点,我要飞起来了!」
  突然,老李在下面喊起来:「我操,这娘们儿真的尿了!」
  原来李思思在多重刺激之下,加上心理的满足,终于达到了第一次,而且她
的身体敏感异常,竟然被刺激到失禁。微黄的尿液喷射出来,正好扫中老李的脸。
老李一个措手不及,被浇的晕头晕脑。但很快老李兴奋起来,知道美女的尿液终
于来了,他兴奋的张着嘴,对着李思思的肉穴位置,接着那对他来说宛如琼浆玉
液的液体!
  李思思没想到被男人玩弄的高潮如此强烈,差点没软瘫在地,被昆哥强有力
的臂膀一托硬弯着腰不能动,只能一边嘴里含着大肉棒一边浑身颤抖着享受高潮
带来的冲击!
  老李心愿得到满足,钻出了李思思的胯下,老二问道:「怎么样,伙计?啥
味道?骚女人的尿液好喝不好喝?」
  「虽然有点咸咸的,但是能喝到央视美女主持的尿也是难得啊。」老李开怀
的笑出来。
  昆哥把李思思拉的站起身来,只见李思思面目潮红,双眼犹如失去了神采一
般,嘴里喃喃自语着,还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
  「老二,换你来,让我先干她的骚逼!」昆哥对老二说。
  老二起身走到李思思跟前,捏着她的嘴巴把自己的肉棒捅了进去。昆哥让李
思思扶着老二的腰部,让她把屁股撅起来,将她那迷人但又下贱的肉穴显露出来,
在灯光的照射下,李思思的肉穴泛着下流的光泽,两片木耳还是比较粉嫩的,随
着阴洞的开合抖动着,隐约可见还有淫水往下淌着。
  昆哥伸手抹了一把,手上全是李思思的淫水,「真是贱,看来得赶紧让你舒
服舒服!」昆哥双手大力拍了李思思肉臀一下,疼的李思思叫了一声。
  「昆哥,我就等着你的大鸡巴插我的烂逼呢,快点吧,人家等不及啊!」李
思思无耻放浪的叫起来。
  「小骚货,哥的大鸡巴来了。」昆哥说完挺起腰部往前一动,粗大的肉棒嗤
的进去大半根。「真是爽死了,女主持的骚逼就是舒服,紧,热,比媳妇的好!」
昆哥由衷的感叹道。
  渴望已久的野蛮男人的大肉棒终于插进了李思思的肉穴,她心里得到的满足
感和肉穴里由于大肉棒进去而产生的肿胀感让李思思感到了真家伙的威力,那种
的粗壮与火热的坚硬让李思思再次陷入疯狂!
  老李一看昆哥跟老二都忙着,自己一猫腰又钻进了李思思的身下,将她的齐
B裙往肩头一掀,握住女主持的两颗饱满肉球玩弄起来。李思思的乳球在老李的
手中不断的变形,那种由于大力挤压带来的疼痛快感让她欲罢不能,只有报以
「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一时间寂静无人的小树林里,在微弱的灯光下,央视着名女主持人李思思,
一个平日里高不可攀,仿佛清纯玉女的人,此时嘴里含着一根肉棒,小穴里插着
一根肉棒,双乳被男人下流的玩弄着,胯间的丁字裤早已被褪下,齐B的镂空裙
也形同虚设,就这样以一个下流淫荡无比的样子出现在这里,享受着民工带给他
的肉体享受!
  昆哥加快了肉棒的抽插,虽然昆哥一向以持久力自豪,但是今晚的经历实在
太过离奇,如此艳遇让人难以想象,加上李思思前面给他的口交,此时只觉得泡
在李思思肉洞里的大家伙渐渐抖动起来,昆哥知道自己快到射精的边缘。他双手
不停拍打李思思的肉臀,臀部大力撞击李思思的屁股,要不是老二在前面顶着,
估计李思思早已被干的趴下。「啪啪啪」昆哥与李思思肉体撞击的声音听起来让
人联想到各种淫乱的场面!
  前面的老二嘴里也不停的「啊哦」叫着,似乎也在极力忍受着。昆哥看老二
的样子,知道他也到了发射的边缘,「老二,再忍一下,我也快射了,咱俩一块
儿射这个臭婊子!」
  昆哥急速的耸动屁股几下,将肉棒深深的顶进李思思的骚逼深处射精了。与
此同时老二也低吼一声,死死抵住李思思的头部,在李思思的嘴里爆浆啦。
  李思思花心受到昆哥精液的有力冲击,只感到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张开一样,
舒爽的简直要死去!嘴里尝到老二腥臭的精液的味道,刺激的她的味蕾更加敏感,
两股不同的快感交汇到她的大脑皮层,李思思再也忍受不住,第二次高潮飞快到
达,肉穴深处用处湿滑的淫水,将昆哥的大肉棒淋得湿漉漉的,顺着两人的交合
处流下来,在灯光的映照下,李思思的骚逼是那么的淫乱诱惑,粉红的淫肉不停
的张合着,吐出一股股的液体!
  老二放开了李思思的头,满意的吐出一口气。只见一股白浊的精液从李思思
的嘴角低落,顺着下巴流到胸前,真是看得人血脉贲张啊!
  随着昆哥跟老二的松开,李思思的身体就如没有骨头一样软倒在地上,嘴里
发出混乱的声音,反反复复再说:「啊,好爽!哥哥操的妹子的逼好舒服!精液
的味道真好闻,真好吃!我还要哥哥的大肉棒!」
  昆哥坐倒在地,嘴里气喘吁吁,「妈的,干婊子的骚逼就是爽!比干媳妇美
多了!」
  老二也喘着气说:「这个李思思真是没想到啊,如此的风骚淫荡,真是比光
盘里的女人还不要脸!」
  这边二人还在感慨,那边老李又扶起了李思思。不过李思思由于高潮的强烈,
还在昏乱之中,有点站不起来。老李对着二人吼道:「搭把手啊,你们爽完了,
老子还没爽呢!」
  「着什么急,不让人家妹子歇会儿。」昆哥还是比较怜香惜玉啊。
  「怕什么,这个烂婊子不是说要让咱们高兴吗?我看人家已经抱定了牺牲自
己成全咱们的决心!」老李便扶李思思便说。
  昆哥、老二骂骂咧咧的站起来,一人抓住李思思的手让她扶在一棵树上,一
人掐着她的腰不让她倒下。老李吐了口唾沫,伸手撸了几下肉棒,对准李思思的
肥嫩鲍鱼便刺了进去。
  李思思虽在意识混乱之中,但身体里插进了一根肉棒仍然让她觉得很舒服,
嘴里不由自主的呢喃着:「好…好爽,我要哥哥的肉棒!」
  「听见没,这个婊子还要男人干她,你俩别客气啊!」老李淫邪的笑道。
  昆哥跟老二一看李思思如此状态下还念叨着男人的肉棒,心底里仅存的一点
怜惜之心尽去。昆哥对老二道:「老二,你鸡巴较细,这样你干这臭婊子的屁眼,
老李还插她的烂逼,我插她的小嘴。」
  三人将身上的衣服铺在地上,弄成一个简单的床单,将李思思拖到上面。老
李让李思思跪趴在那儿,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就像一条母狗一样。
  「哈哈,你俩看这个臭婊子的样子像不像是母狗啊?」老李对着昆哥跟老二
说。
  「费什么话,快点干呗!」昆哥骂道。
  于是三人分工,老李在下反插入李思思的肉穴,老二在上把肉棒顶进了李思
思的直肠,昆哥抱住李思思的头,分开她的嘴将肉棒硬塞进她的嘴里。三人互相
使个眼色,一起动起自己的肉棒。
  李思思浑身上下3个洞全被男人的肉棒塞满,那种脑海深处的感觉告诉她自
己的梦想得到了实现,她努力的挣扎着,极力配合着三人的抽插。从三处传来的
快感汇聚到李思思的感官深处,她不由得开心淫笑起来!
  于是,我们高贵、端庄的央视女主持人李思思,此刻在这京郊的小树林里,
身上三个洞塞满了男人的肉棒,以一种比母狗还屈辱的方式欢快的迎合着男人对
她的蹂躏,嘴里发出淫荡无比的声音,配合着男女肉体摩擦的声音,汇成一曲音
乐飘荡在北京的夜空!
  黎明4点左右,在京郊的一片小树林里,天已微微透亮。一块由脏衣服堆成
的「床单」上,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超细高跟鞋的女人瘫倒在上面。此时如果有
人路过看到,一定不敢相信她就是央视的当家花旦- 李思思!只见李思思全身都
是粘稠的液体,有精液,有口水,当然也有她的淫液!她的嘴里、骚屄里、屁眼
里还在往外流着精液,甚至她的头发上都沾满了一丝丝的精液!她的乳房已被揉
搓的有了肿起的痕迹,她的雪白肉臀也变得青一块、紫一块!她的双眼呆滞,仿
佛已失去了灵魂!但是她依稀可见的美丽容颜却带着满足的喜悦!她的嘴里一直
在不停的低吟着,如果你俯下身子就能听清她说的是:「我喜欢粗壮野蛮男人的
大肉棒,我喜欢被男人干我的骚逼!我是个婊子,我是个连母狗都不如的下贱女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