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庭教師生涯

时间:2016-05-24 15:54

注册【澳门金沙赌场】会员即送177元现金筹码,手机玩转MG电子游艺超高返水1.7%,活动注册网址:http://www.7727k.com


  在我读大学时期,曾经爲不少的国中生补习功课. 当然我这位天生之狼是尽量地选择漂亮可爱的女生来教,但
其中亦有少数的男学生,原因都是因爲他们的补习薪金异常地优厚,都是权富之家的子弟。


  我这篇故事的小主角名叫瑞克,他那年读国一,大约十三岁吧!他的父母本来已经移居美国,瑞克就是他们到
了美国第一年后的结晶品。


  他还有一位比他大三岁,名叫珍的姐姐。她爲人非常的美丽动人,但也非常的傲慢,我每次借故跟她打招呼都
会自讨没趣,换来的是一付白眼,真怀疑她是否冷感,不然就是个女同性恋。


  瑞克的父亲是在去年被美国的总公司派回来这个自己离开了十数年的国家的,是公司在亚太地区的负责人,责
任重大。这将会是份长期的工作职位,所以也就在今年初,把家人都接了过来一块儿住,孩子们也报名就读此地的
国际学校。


  瑞克的母亲是通过我那曾和她同校的阿姨,特地找了我爲他们的两个孩子补习,以适应这里的教育环境和程度。
瑞克虽然听话,珍却很叛逆,说什么也不要补习,有时甚至就连学校也不上,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把舞曲节奏的
音响声量调得惊天动地,不知在里面干些什么。


  据陈太太(瑞克的母亲)说,珍是因爲非常不满她的父亲强迫她过来这里,远离了她自认爲最爲重要的朋友们。
所以如今才会如此地叛逆和抗拒,作那无声的反抗…


  第二话


  我在陈家爲瑞克补习也有大半年了。瑞克这平常听话又好静的小男孩这天突然提出了一个令得我目瞪口呆的问
题.


  「阿庆老师,你…你有没有跟女孩干过?你的鸟鸟…有没有被女孩子吃过啊?」瑞克忽然瞪大了眼睛望著我,
微声问道。


  此时正爲补习时间即将完毕之前,我一边摇著头笑著、一边收拾我的教材淮备回去,并未认真考虑回答这个我
认爲是小孩子无聊的问题.


  「老师…我…我…上星期五跟姐姐干了!」瑞克脸带红光地说道。


  我简直是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我放下了手中收拾著的东西,回瞪著瑞克。


  「瑞克…你怎么可以有这种的幻觉啊?那是不好的!」我劝导他道。


  「我…我真的没骗你啊!而且已经两次了。她前天晚上又到我房里来含我的小鸟鸟,然而又…要我插她这儿…」
小瑞克用手指著下体,气急败坏地辨证著。


  我真的有些疑惑了。看他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像是在撒谎. 但是…


  「阿庆老师,你还是不相信啊?那好,来…你快躲进我的衣橱里,姐姐刚才告诉我说等你一走,就要我去通知
她,并说今天要好好地再陪我玩一玩。我这就去骗她说你走了,叫她过来这儿,待会儿你在里边可别让她看到啊!」


  瑞克一边有些激昂地说道、一边把我推入他那大衣橱里。我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他便已经一溜烟似地跑了出
房去。


  没到数分锺的时间,我在衣橱里便听到了两人的声音。从细缝中窥望出,看到的是那高傲美丽的珍,正拉著她
弟弟的手一起走了进房里,然后反手把门给锁上。


  「弟啊…妈咪刚才出了门,要到傍晚才回来。哼…你那死老师这么久才走,姐已经等了好久、好寂寞啊…」珍
一边说著、一边把红唇送到自己弟弟的嘴上。


  长久以来,我虽然也多次跟过不少的亲戚;如阿姨、堂嫂、表姐妹们之类的在背地里干过一些不寻常的性交活
动。但是,我却不能认同家庭之间那父母、兄弟姐妹这有一类血缘系亲的乱伦性爱。


  真没想到这单纯的瑞克,竟然天真得暴露这件事让我知道,还笨到要我躲在这儿,窥看他和姐姐干著不得人知
的秘密。


  由于这时瑞克和珍已经近入了状况,我也大著胆子,把衣橱的门缝开大了些,以便能够更清楚地看著这平时以
骄傲、清高的淑女姿态,如今却有如那暗巷里的婊子一样地,诱惑、引导亲弟弟干著自己。


  我仔细窥视著,只见珍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及膝的长T恤给拉起,一对豪波连奶罩都掩蔽不住,丰腴雪白的乳房
好不迷人啊!珍并未把乳罩脱掉,就弯下了身,迅速的把内裤给脱下,然后人就半趴在床沿边…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那润泉之源,瑞克就从后面黏著了珍,像狗一般地骑干著他的姐姐。珍似乎完全没有察
觉我的存在,并放肆地狂呼浪叫著。有过数百次性经验的我,当然明确地知道珍的淫此刻正满足著弟弟的肉棒给予
她的快感!


  还没看得多久,我全身就已经火热了起来,淫欲高涨、下体潮,不知不觉地伸手进裤里头抚摸自己的肉棒。看
著瑞克的小抽插珍的潮湿阴户,我的那话儿竟然也硬挺勃起并变得巨大!


  老天!瑞克的小阴茎跟我比起来根本就不够看。然而,在插进珍的浪里时,竟然也能使得她忍不住地淫水泪泪
流出,可见珍的性爱敏感度非常地敏锐,是一头天生的性兽,反应让我感到惊讶…


  「来,瑞克…用力点姐姐润湿的嫩吧!把你的大中的大用力戳进我的浪穴,戳痛它!戳!戳…」


  我听到如此淫荡的淫秽话从珍嘴唇说出,整个人更爲兴奋起来。但也爲珍的无知感到好笑;什么大中的大?真
无知,瑞克的小阴茎都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呢!


  「嗯…棒…嗯嗯…真棒!姐…我…好舒服啊!」瑞克也呻吟了起来,并用手往前,隔著乳罩用力地搓压著亲姐
姐的雪美巨乳。


  「对!对…就是这样!揉…大力揉姐姐的奶子…喔喔…喔…搓爆我的硬乳头…搓!搓得让我…舒服得死去吧…」


  「姐…我要飞上天了…啊…啊啊…」


  「喔!小亲亲,你真会!对…我的小丈夫……你得姐姐好舒服啊…用力…用…力…」


  「喔…姐…姐姐…喔…喔喔…喔…我要…小…要小便了…」


  「不,好弟弟,你要…要认著点啊…姐姐我还没来呢…」


  看著他们相、听著他们的淫声浪语,我也不自觉地猛烈抽送著自己的大,龟头被刺激得膨胀发紫。事实上,我
从没有看过这种亲生姐弟相干的镜头,首此到这种刺激的高潮。


  「啊哟,又了!小第,你怎么老是没两下子就这样啊?姐都还没湿透呢。唉,每次刚要来时你就…」


  随著珍的埋怨声,我的思绪又被拉了回来,连忙把视线放到他们俩的身上去。只见珍把瑞克那浸满淫水和少许
精液的小伸入嘴里吸吮。